TEL::0898-88889999

网站公告:

世界在变,我们也跟随世界而变

长安代理

  • 油轮在英吉利海峡被劫持 英军出动最神秘SBS特种部队突袭解救
  • 云南德宏边境管理支队今年缴毒量突破2吨
  • 台前政客:美国介入,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 美国爆发大企业破产潮 规模企业破产超500家
  • "对我像奴隶!"美国黑人被白人警察骑马牵
  • 张建宗:国家是香港最强大可靠的后盾

长安平台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安平台注册

中国联合国协会副会长张丹:联合国75年 中国声音获更多支持

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众所周知,中国是联合国创始会员国,是第一个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国家。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为联合国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中国联合国协会副会长兼总干事张丹近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随着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重要性不断提高以及对全球公益的贡献不断增加,中国在联合国中的作用也日益重要。相比,美国不断滥用其地位,这是其他国家所不能接受的。

中国是多边事务积极参与者

环球时报:在联合国框架内,中国为维护多边主义、国际秩序作出了怎样的贡献?

张丹: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758号决议,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中的合法权利。从那时起,中国成为多边事务的积极参与者,并在和平与安全、发展和保护人权等方面作出贡献。如在和平与安全问题上,中国支持《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包括主权平等、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不对其他国家使用武力等。中国主张平等、合作共赢,也支持发展中国家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在行动上,中国支持使用和平手段解决冲突,在中东问题、伊朗核问题和朝鲜半岛问题上,中国都发挥了非常具有建设性的作用。

环球时报:在美国单边主义不断抬头的情况下,中国未来在联合国将起到什么作用?

张丹:中国一直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主义的支持者、建设者、倡导者和贡献者。中国实际上是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上合组织等所有重要国际组织的成员,并一直在这些机构中发挥应有的作用,代表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之间总是存在紧张关系,霸权统治与独立自治之间总是存在冲突,这些问题始终存在。发展中国家一直在为自己的独立性、自治权而战,它们不想被某些发达国家操纵或控制。中国一定会发挥自己的作用,并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继续维护正义与公平。

美国阻碍了联合国的职能

环球时报:当地时间9月11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决议,敦促会员国通过加强国际合作与团结互助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这项决议得到193个国家中169个国家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仅有美国和以色列投出反对票。您如何评价美国在联合国中的角色?

张丹:这一结果再次表明国际社会团结合作共抗疫情的决心。美国再次显示出其单边主义立场,遭到绝大多数国家的反对。美国实际上正在孤立自己,因为它的单边主义违反了其他国家的意愿,并且违反了国际法。美国的政策是一致的——它企图把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变成自身政策失败的替罪羊。它反对全球合作遏制新冠疫情,并试图发起针对中国的抹黑宣传运动。这再次显示了美国政府的虚伪。

抗击疫情的成果再次证明中国的以人为本。中国强调人民的生命权,这是非常重要和根本的权利。没有生命权,人们就无法奢望谈论其他人权。中国与某些发达国家一直在空谈人权的行为完全相反。这些国家以人权为借口妖魔化发展中国家,人权一直是它们的政治工具。这些国家的举动表明它们并不关心人民的生活,甚至试图使中国成为它们政策失败的替罪羊。

环球时报:近两年,美国曾拒绝向俄罗斯、伊朗出席联合国有关会议的代表颁发签证,还拒签了联合国参与裁军审议委员会的参会人员。对此,您怎么看?联合国未来会迁出美国吗?

张丹:美国的行为没有履行其在国际法框架下的义务,也违反了与联合国签署的东道国协议。美国的强制措施不仅适得其反,而且还阻碍了联合国正常履行职能,而联合国对全球和平与安全是非常重要的。美国不断滥用其地位,这是其他国家所不能接受的,也再次表明美国的行为是不道德的。可以预见,将来美国还会再次利用所谓技术原因阻止某些外交官来到纽约。这是不可接受的。

尽管在联合国重要会议期间,我听到许多纽约人抱怨“车队太多”,但我认为美国不会允许联合国撤离。纽约举行了很多联合国会议,也因此带来许多收入,美国正成为全球治理的中心,纽约也成为全球旅游中心、会议中心。因此,尽管美国欠联合国很多会费,但我认为美国不会允许联合国离开纽约。

应回应发展中国家的需求

环球时报:联合国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宣布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然而,一些国家试图拿发展中国家定位问题做文章,试图剥夺其发展权利,对此您如何看待?

张丹:对于发展中国家没有统一的定义,不同的组织有不同的理解。例如,世界银行用高收入、中等收入和低收入来区分发展水平。但是就联合国而言,我认为没有明确的定义。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不仅是经济术语,更是政治术语。在联合国,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集团是“77国集团和中国”(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同77国集团关系在原有基础上有了较大发展,通过“77国集团和中国”这一机制开展协调与合作——编者注)。

许多国家认为自己是发展中国家,例如新加坡。尽管新加坡的人均GDP很高,但它仍是“77国集团和中国”中的一员。就中国而言,尽管中国人均GDP不断增长,但这不能否认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中国一贯与发展中国家保持一致,并努力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发达国家趋向于模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界限。就发展和南北合作而言,发达国家有责任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官方发展援助(ODA),这是他们的义务。然而,发达国家想逃避责任,因此试图模糊这一界限,这在近年来十分明显。

环球时报:在后疫情时代,联合国将如何进一步改革,以应对新的变化?

张丹:联合国是全球治理的中心,我们必须认识到,联合国一直在变化。在讨论联合国改革时,我们应该首先考虑联合国会员国的组成——发展中国家占绝大多数,并且要回应这些国家的需求。但在许多情况下,发展中国家的声音都被忽略了。其次,要在和平、安全及其他领域加强联合国大会的作用。联合国未来还需要提高效率,担负起面对全球挑战的责任。疫情之后,联合国通过世卫组织作出了迅速反应,但是联合国的警告被许多成员国所忽略。这不利于应对全球挑战。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联合国必须迅速团结所有国家。最后,联合国需要更有效地利用和调动资源。